第五十六章 自己的性命,值多少钱?

[上一章]   [回目录]   [下一章]


    郭飞注意到了炎魔前后态度的改变。

    原本即便是郭飞成为这个名义上的首领,对方也没有多尊敬的意思。

    而再看到自己秒杀“菊”,压制“梅”之后,对方的态度明显变了。

    在各方小世界,实力才是最重要的。

    郭飞向前十几步,走出人群,直接和对方说话的“兰”对峙。

    同时身后凝聚上千根水线,以防他突然暴起突袭。

    见郭飞上前,反倒是“兰”认怂的退后了好几步。

    在这之前,“兰”可是清楚的看到了菊的惨状,大半边身子血流不止,瘫倒在地,要不是旁边有人施放治疗魔法,菊早就已经失血而亡了。

    见郭飞站定后,“兰”才保持着20米的距离,继续和郭飞对峙。

    但在大家眼里,这一局,明显是他们神罚这边赢了。

    气势上的压制!

    郭飞站定后放声说道:“我想你们搞错了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我停下攻击,不是和你们谈什么交换俘虏的。”

    “而是给你们一个机会……”

    “谈的是,赎回俘虏!”

    “俘虏不光包括这个人。”郭飞后边指了指,蛇妖旁边,犹如一滩死肉的菊。

    “还包括……你们两位!”

    说完,操控之力全力催动,界主空间内的岩浆以及无源之水,全部召唤至了中央地下城。

    一圈巨型水墙,把包括雀神、神罚在内的所有人,都围在里面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空中粘稠的岩浆,也平铺在一起,远处看去就如同一片火云。

    天罗地网!

    郭飞在赌,赌他们雀神的人不敢背水一战。

    在之前的一战中,他的操控之力消耗很大,水线乱击秒了菊,后面更是把雷鸣爆弹收入界主空间。

    这两下消耗了大量操控之力。

    以他现在剩余的操控之力,也仅够把空间内的岩浆和无源之水放出来吓吓人,甚至无法进行高强度的战斗。

    但这就够了。

    对方显然是不知道自己情况的,虚张声势之下,郭飞不信对方不怂。

    “与艾泽拉斯开战在即,如果雀神一次性损失了八将领其中的三位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知这个损失,你们可否承受!”

    郭飞的声音并无斗气加持,但他的话语,在岩浆与水墙的翻涌声下,显的掷地有声。

    离郭飞最近的“兰”冷汗直冒,没想到“水王”如此霸道。

    竟然要把在场的雀神所有人,视为人质,当着他们的面,要让他们赎回自己?

    这不就是打劫吗?

    他们雀神曾几何时,受到过这样的侮辱?

    大不了和他拼了!

    “兰”凝聚斗气,正准备上去和郭飞拼命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只白嫩的手,搭在了“兰”的肩膀之上。

    是“梅”。

    梅轻声在兰身边说:“我的魔法值几乎耗尽,再战下去,胜率渺茫。”

    “大局为重。”

    听闻,兰也反应了过来,此战他们已然失败,被俘虏的“菊”,耗尽魔法值的“梅”,仅剩下自己这个唯一的战力,其能力也是被“水王”血克。

    平时,就算是三位将领死亡,大不了等上一个月,他们就能重新进入小世界了。

    但如今,正值艾泽拉斯进攻之际,雀神如果一下子损失三位将领,很可能会带来不可挽回的连锁反应。

    现在已经不是刺杀水王,解决后方稳定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而是要保住他们三人的性命。

    “兰”看了看周围那几乎顶着地下城顶部的水墙,还有空中翻滚的岩浆,不自觉的咽了下口水。

    这如果继续打起来,几乎毫无胜算。

    不对!

    他们也有俘虏啊。

    “兰”退回去,一把巨斧架在了龙骑的脖子上,传达的意思很明显,他们也拥有谈判的筹码。

    “看来你们还是没有明白我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郭飞说完,挥动拖鞋,停止了对上空岩浆的操控。

    失去操控的缘故,一整片的岩浆云,因为重力的缘故,开始急速下降。

    周围是围绕的水墙,上面是泰山压顶般的大片岩浆,无路可退!

    失去操控的岩浆,就是郭飞的底牌,直接把岩浆召唤至高空,只需要停止对岩浆的操控,就能令岩浆呈自由落体攻击敌人。

    最后一步的攻击,无需任何操控之力。

    正适合现在操控之力不足的郭飞。

    在“梅”和“兰”眼里,这铺天的岩浆袭来,犹如天塌一般,大厦将倾。

    跑是不可能跑的,外围的水墙把他们团团围住。

    异次元之门也无法使用。

    这人竟不管自己人的死活!

    他们手上可是有人质的,独眼巨人手中的船长,“兰”巨斧之下的龙骑。

    但这人竟是要一并绞杀。

    在郭飞眼里,船长、龙骑,他们可什么都不是。

    派不上什么用场不说,关键是还穷!从他们那好处都捞不到什么。

    如果是他的蛇妖,又或是泠鸢那个女人,郭飞说不定还会和雀神的人谈一谈。

    毕竟一个是属于自己的战斗力,一个能给自己提供情报。

    而船长和龙骑,这两人自己被俘,郭飞又怎么可能用“菊”来换他们两呢?

    就好比用一箱宝藏换取两个不相干的人。

    他可没这么傻。

    在雀神眼里的筹码,在他眼里……

    一文不值!

    天灾般的岩浆,越发临近……

    四周的水墙也因为岩浆的照射,变得通红。

    “要不打个赌,赌我敢不敢杀了你们所有人!”郭飞再次放声。

    “梅”和“兰”的脸色愈发难看。

    这个人就是个疯子。

    就在感受到炎热的气流来袭时,他们忍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愿意赎回俘虏,包括我们自己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。

    空中的岩浆,开始缓慢减速,火热的岩浆,最后停在了离地面十几米高的空中,令他们冒出豆大的汗珠。

    “梅”和“兰”最终还是妥协了。

    他们不敢赌。

    或者说不敢拿雀神的生死存亡来赌。

    眼前的情况,只能先保住自己三人的性命,不然雀神就危险了。

    郭飞闻言,运用最后的操控之力,停下了岩浆。

    如果再让岩浆下落,就无法停止了。

    郭飞暗自松了一口气,好在最终对方妥协了,如果他们已死相拼,自己这边反而什么都捞不着。

    战斗结束了。

    但令一场名为“谈判”的对决才刚刚开始。

    “说说看吧,你们自己的性命,值多少钱?”
[上一章]   [回目录]   [下一章]







站长邮箱:momodaqqq@gmail.com